从骨

全職高手。原創。

【原創】畫家(1-3)

網配。

莫和x于宸,于宸是美工,莫和和江南是CV。



  有一些人對畫畫有特別的執著。

  即使一開始畫得不好看。

  開心的時候畫,難過的時候畫,生氣的時候畫,無聊的時候畫,忙錄的時候也想畫。

  他們幾乎一整天都在畫畫。

  他們不和家人一起出門,不和朋友一起逛街,只想畫畫。

  被質疑的時候也不過說一句,因為我喜歡畫畫。

  特別特別喜歡。

 

  他們畫的畫比一般人看過的畫還多。

  他們在畫畫上花的時間比一般人用眼的時間還多。

  他們喜歡畫畫,可是也喜歡看別人的畫。

  畫著畫著,畫技自然就進步了。

  為了一整天都可以畫畫,這種人大多都從事繪畫的相關工作。

 

  于宸就是其中之一。

 

  ※

 

  于宸把小號的馬甲開上來,掛到江南的房間裡。

  江南又在YY唱《魚在水裡哭》了。

  其實江南的聲音不能說很特別,就是一般溫溫和和的聲音,可是他就成為了于宸唯一的本命,大概是因為碰巧聽到江南在唱這首歌吧,歌名有魚呢,和他名字一樣,任性。

  江南每天都會到YY唱歌,但是不怎麼會和粉絲互動,來了一句大家好,完了一句大家晚安,一個禮拜會唱一次粉絲點的歌,雷打不動的。

  他每次唱的歌都不一樣,但是開頭和結尾肯定都是《魚在水裡哭》,他沒有解釋過,可是他的粉絲們已經自己腦補了一個悲傷的虐戀故事。

  于宸為江南唱的這首歌畫了好幾種對應的版本,然後@他,快樂的哀傷的。

  江南也會轉發他的畫,他們沒說過幾句話,卻有一種微妙的友情。用于宸的話來說是一種惺惺相惜吧,江南對唱歌和這首歌有一種執著,而于宸對畫畫有一種執著。

  于宸又把大號開上來掛到他家那位的房間。

  他家那位叫莫和,網名是笛明,據說是「吹笛到天明」的意思,出自某首詞。于宸的感想只有兩個字,裝逼。他當初提議的的荷荷多好,簡單又好記。

  于宸伸了個懶腰,YY掛上就沒其他事了,他可以開始畫畫了。午飯剛剛吃過,至少莫和回來也不會因為吃飯問題唸他。

  于宸打開桌面上的記事本看了一下,今天要交的有三張出版社的封面,一張雜誌的宣傳圖,還有一張廣播劇海報。

  海報因為要PS,PS又需要看他的圖找靈感,下週就要發所以比較急,先畫這個。雜誌的五點下班前要,第二。出版社可以拖到半夜,最後畫。

  沒有手繪的……于宸沉思兩秒,決定等莫和回來看他心情再考慮要不要把明天的進度拖一張過來或簡單畫一張圖就好。

 

  海報是某部小說改編的第四期,也正好是最後一期完結,策劃說了,在第三年的最後一天發劇,不能再拖了!發完劇她也就填完坑圓滿退圈,是時候好好和對象談結婚事宜了。

  于宸接這個海報沒什麼原因,就是莫和在裡面配了個有點存在感的配角。

  他打好草稿戳戳策劃,確定沒問題就勾線上色,再加個材質和簽名,交圖。

  于宸拆了一根棒棒糖放進嘴裡,這張圖畫了三個小時,平均都這個時間的話,凌晨一點應該可以與莫和同床共枕。

  六點莫和就到家了,他到書房找于宸,在他身邊坐了一會兒。

  「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莫和擦掉他嘴邊的零食渣,「別吃了,等下吃不下飯。」

  「喔。」

  「你今天幾點睡幾點起?」

  「九點睡的,一點起,有吃午餐。」

  「記得吃午餐也不能掩飾你晚兩小時睡的事實。」

  「改天補回來。」

  「……我去煮飯。」

  莫和煮好飯來叫他,于宸正在收尾,就叫莫和餵他。

  「懶不死你。」莫和端來飯菜,一邊吃一邊餵于宸,有時還要喊聲張嘴。

  「你自己吃都比我餵你來得快。」

  「和你培養感情啊,你不愛我了?」

  「這世上不會有人比我更愛你。」莫和發現他的頭髮又過耳了,「明天週末了,帶你去剪個頭髮。」

  「明天有七張圖要畫。」

  莫和不為所動,「我還不知道你,除了廣播劇海報,截稿日都是你自己挪到一個月前的。」

  「這樣會比較多時間啊。」

  「比較多時間讓你繼續接稿?」

  于宸手下一頓,聲音低了幾分:「……你又要和我吵架了嗎?」

  莫和沉默著把最後一口飯餵到于宸嘴裡,收拾碗筷站起身才回答他:「沒有,我只是想知道你今天又要幾點睡?」

  「三點吧。」

  莫和冷哼一聲,去廚房刷碗了。

  又鬧彆扭了。今天的手繪就簡單畫吧。

  于宸捏了一條魚絲放到嘴裡嚼嚼嚼。

  于宸特別不認同,為什麼莫和的粉絲都說他是一枚新好男人體貼攻,在他看來明明就是個彆扭攻。

 

  凌晨一點于宸保存完最後一張圖發給編輯,洗漱完摸到臥室莫和果然已經睡了。

  于宸爬上床正要調整姿勢好睡覺,莫和一隻手摸到他,醒了。

  「嗯?」莫和迷迷糊糊地說:「現在幾點了?」

  「一點多幾分。」

  「要睡了?先喝杯水再睡,在……床頭櫃上。」

  于宸喝完水躺下,莫和把他抱到懷裡。

  「我有畫一張圖要給你。」

  「嗯,謝謝……我明天看,麼麼噠。」

  「麼麼噠。」


 2

  于宸原本打算好了,要趕在莫和起床前爬起來到書房去扎根,通常到了這種時候莫和就不會要求他什麼,但現實是骨感的,早上六點他剛要偷偷摸摸下床,就被莫和暴力鎮壓在床上,伴著莫和給他唱的搖籃曲硬是多睡了兩小時。

  於是于宸只能在莫和的監視下完成刷牙洗臉換衣服等一系列動作,接著被打包出門。

  他們先是去吃了早點,等待的過程于宸左看右看,看看老闆又看看莫和,還是忍不住手癢掏出隨身攜帶的小本本開始畫畫,就畫的兩個Q版小人坐在一起吃包子。

  莫和看他剩沒幾頁的小本本,更改了行程,「晚點再去剪頭髮吧,我們先去超市。」

  于宸抬起頭朝他笑:「好。」

  莫和無奈:「就這種時候你才會說好。」

  解決掉早飯,他們挑了一條比較遠的路,手牽著手散步著回去。

  「這條路好熟悉啊?」于宸來回看了三遍。

  「我們以前走過一次,你忘了?」

  「是嗎?不是前幾天電視上有出現過嗎?」

  「你……以後多睡一點吧,別讓我使用非常手段。」

  「你想幹嘛?」

  「沒什麼,找幾個朋友問問怎麼能讓你想睡覺。」

  「喔。」于宸想了想,說:「你別像我媽一樣就好,每次打電話來說沒幾句就是問我什麼時候去看醫生,我又沒病。」

  「嗯。」

  談話間兩人來到了超市門口。

  最初他們會選擇在這裡住下,除了社區門口就是超市,和交通還算便利外,其中最大的原因是,超市的旁邊就是一家美術社,當時莫和一說,于宸就是一連聲的好。

  一如現在,于宸一看到美術社就走不動了,要不是莫和還牽著他,估計都貼到玻璃上就等莫和走了衝進去。

  當時莫和就有預感了,于宸說的分明不是好,而是買買買。

  「我去買個東西,順便幫你買筆記本,款式我自己挑了?」

  「嗯嗯你懂的,親親。」

  「……親親。」怎麼不是麼麼噠?

  莫和放開他的手往超市走去,回頭看了一眼,于宸已經蹲在顏料區挑顏料了。

 

  莫和買完食材和一些需要定期更換的日用品後,到超市內的文具區幫于宸選了兩本隨身攜帶的小本本,又買了五本25K的筆記本,款式……怎麼萌怎麼買,譬如封面是一隻熊貓或一隻折耳兔什麼的。

  出了超市,莫和透過玻璃看于宸還在開著小花選顏料,就在外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想著晚點再去叫他。

  這時候行人開始多了起來,店家也陸續開了,莫和看著一家飾品店的鐵捲門慢慢升上去,門口的牌子從休息中改為營業中,突然想到一件事。他提起手邊的袋子走進那家飾品店。

  就像于宸出門喜歡買顏料一樣,莫和也有喜歡的物品,但從來都沒有買過,因為以前沒有需要。但既然于宸對剪頭髮的意願不是很高,而這一次頭髮又長了些,那就意味著他或許可以試試買髮夾給于宸。

  莫和沒怎麼糾結,他很快就讓店員打包了五個髮夾,兩個金屬的,兩個梳子形的,一個螺旋狀的。

  莫和心情很好的去接于宸,于宸雖然看了很久,但最後只買了三原色和黑白兩色,共五管。

  于宸接過莫和手中的袋子,要莫和背他走回社區,他的體重對莫和來說妥妥的。

  莫和看他心情很好,就和他商量:「今天不畫圖了吧?就聽我錄音怎麼樣?」

  「不行。但是可以少畫幾張,嘿嘿。」于宸蹭了蹭他的臉,「錄音的時候你叫我。」

  「好。」

  「我們改天再一起出來吧。」

  莫和側過頭,和于宸臉貼臉,「好。」


 3

  「你今天要錄哪個?」

  「我看一下。」

  趁莫和點開AA錄音前,于宸登上微博,發了三條微博除除草,一條是這三個星期商業稿的截圖,一條是和莫和一起的生活瑣事,一條是廣播劇海報的截圖。

  男神眼熟我:沙發!

  男神眼熟我:沙發!

  男神眼熟我:沙發!

  男神眼熟我:三樓沙發都我的,成就達成!耶<( ̄︶ ̄)>

  一步兩步三步四步:樓下好拚,小魚求看下私信QVQ

  單單單韓:一如既往的高產……我有寄信給你,有看見嗎?

 

  被圈養的魚回覆@男神眼熟我:男神是我嗎?

  回覆@一步兩步三步四步:我私信不一定看,看了也不一定回(我會忘)……你給我發郵箱吧,置頂有寫。

  回覆@單單單韓:等下看。

 

  于宸沉默了一下,莫和又改他名字。

  「我錄音了?」莫和站起身。

  「等一下。」于宸趕緊退出微博,點進郵箱就看到二十幾封未讀信件,「等我幾分鐘。」

  「好吧。」莫和又坐回椅子上,開了播放器放ED,「等你兩首歌。」

  于宸點掉幾封策劃收到海報的確認信,還有編輯給他的備份信,剩下的十五封都是邀海報的。

  全部標上星號,于宸先看了一圈SC,拒了六個。雖然他比較少逛論壇,但莫和偶爾也會說給他聽,這六個裡有的是STAFF不靠譜,有的是CVRP有點問題的,還有一個是于宸自己不喜歡的人……他總覺得那個CV對他有點意見。

  餘下的九個裡的兩個渣攻變忠犬梗的劇本于宸也給拒了,拒絕理由是年紀大了心臟不給力(……),接受不了虐。其他的沒太大問題,于宸統一回覆問了策劃交稿日期。

  「好了。」于宸按下關機鍵,比莫和更早爬起來,關窗關門關電扇,然後躺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錄哪個?」

  「《你比我更早離開》《黃昏》《寫日記的幽靈》《太陽升起的時候》,今天比較適合這幾部,你想先聽什麼?」

  都是溫馨劇。

  「《寫日記的幽靈》。」

  「這是第一期,要不要給你前情提要一下?」

  「不用了,我有看過文。策劃剛剛也問我能不能畫海報。」

  「那我開始錄了。」

  「開始吧。」

 

  【獨白】

  2015年,我在一條巷子裡看見了他。

  他蹲在那裡不知道在做什麼,身邊圍了三隻小流浪貓,還有一隻大一點的應該是貓媽媽,一下一下搖著尾巴,心情似乎很好。

  我有點好奇就走了進去,他們卻好像都沒注意到我。

  等我走近了,發現他正拿著粉筆在地上畫畫,他畫了一個貓窩,旁邊還有一隻吐著舌頭的幽靈,很可愛的畫。

  我剛要開口說話,就看見他放下了粉筆,圖裡的貓窩竟然一點一點成形了。

  這時候我才發現不對勁,他竟然是沒有腳的。

 

  莫和錄完這部劇是四十分鐘之後的事情了,他保存好乾音,壓縮後離線給策劃,轉頭看了一眼,于宸用閃亮亮的眼神望著他。

  「怎麼了?」

  「好萌QVQ」

  「……」

  「後期是誰啊我沒記住?」

  「檀木,他現在在做《綠色迴廊》,下一個應該就是做這個,估計三個月內能出。」

  「他不是沒在做劇了嗎?」

  「他後來批了馬甲,《眼中鏡》就是他做的。」

  「我都不知道……但是也不一定吧,受和配角們交音了嗎?」

  「策劃說受只差返音,其他都齊了。」

  「你怎麼可以拖音!」于宸不可置信。

  「……我比較忙,而且策劃給的期限是兩個星期之後,哪來的拖音。」

  于宸遞給莫和一杯水,「喝口水,繼續加油,等你錄完我才能畫圖。」

  莫和捏了捏他的臉,笑道:「乖乖躺好。」

 

  莫和把《太陽升起的時候》錄完就先去做飯了,于宸分秒必爭的新增了一個畫布,策劃有明確要求、還有人設的海報他基本不用思考,一路草稿線稿鋪底色,剩下的就等晚餐後再繼續了。

  下午除了還沒錄的那兩部,莫和還應于宸的要求,錄了一個晚安故事給妹子們當福利。

  于宸開著莫和的號掛在YY上頂替了放劇GN的工作,放了一個三期的完結劇,等他們吃晚餐時才把晚安故事放出來,下麥之前還順手又把放劇GN抱上麥。

  掛機攥積分:剛剛那個是福利嗎!好幸福!看我機智的錄了音<( ̄︶ ̄)>

  機智的豆腐:錄音+1

  一棵植物:沒錄到的只好默默求_(:3√∠)_

  男神眼熟我:會放錄音的一定是小魚,男神看我(๑•̀ㅂ•́)و✧

  百日草:這次的福利也是夫人幫我們要的嗎?謝謝夫人!

  正在播放:《你比我更早離開》第一期:謝謝夫人!

 

  于宸看了一眼公屏,也沒有扣字,把自己的馬甲掛上來,繼續畫中午的那張海報。

  結果于宸最終也沒能在今天畫上第二張海報。

  因為江南私戳了他。

  江南:在嗎?

评论
热度 ( 1 )

© 从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