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骨

全職高手。原創。

【周葉】守墓人-1+2《相處》

在10/31葉受O會出的無料

*萬聖節PARO+陰間(?)PARO+私設

*通篇瞎扯無考據,為了傻白甜而已!!


  「很久很久以前,有位熱愛旅行的旅人終於來到他嚮往的埃及,並遇見了當時的法老,他們過上了一段如膠似漆的生活。後來埃及的政權產生動盪,差點波及到旅人,於是法老派人將旅人送走。旅人想再回去,埃及卻傳播開了一種極致命的傳染病,法老下令邊境不得放人進入。」

  「旅人此行其實是為蒐集埃及史料,在處處碰壁和家鄉不斷來信之下只得先行回國,旅人回國後不久,卻傳來埃及新上任的法老因病去世,在死前舉行了一場沒有王后的婚禮。旅人得知此訊後長病不起,因執念太深,旅人的靈魂重回了和法老相遇的地方,在那個地方久久無法離去。」

  「沐橙,妳在說故事給誰聽呢?」

  「你就不好奇?」

  「我們都不記得了,再說我和小周現在挺好的。」

 

《守墓人》

  葉修每天就坐在墓地門口看著人間的愛恨情仇,或者墓地裡各種啼笑皆非的事情。

  當然他也是要工作的,每三天的巡邏修補結界必不可少,更重要的是要確認當日該從棺材裡出來的幽靈們有沒有來找他報到,以及請假外出的幽靈是否準時歸來。

  如有違規者,葉修有需要找他們談談鬼生──現在就是這種情況。

  「妹子妳先別哭了,妳告訴我原因我才能幫妳不是?」葉修很無奈,他將姿勢改為坐姿,把小幽靈們又派下去巡視了。

  出棺後找他註冊幽靈居民證的事宜分為兩個時段,一個是正午十二點,一個是下午六點,這兩個都是極陰之時,幽靈界的說法是,這時候註冊居民證,能保證此後鬼生順遂,還能降低變成惡鬼的機率。

  一個鐘頭前葉修剛張羅完傍晚那一批幽靈,翻開起棺簿核對名額發現少了一名,就聽由他的靈力分化出來的小幽靈說,子區有人開棺後便一動不動。

  葉修頓覺不好處理。不願出棺有兩種因素,一是忘了生前而待在棺裡的自我保護,這類只要拿一件生前的物品給對方看就能解決,因為簡單,小幽靈也能做。二是不明原因,只能讓葉修去接觸。

  來到子區,那人在棺裡看著天空流淚。是個妹子。

  葉修好言相勸,妹子不為所動。蘇沐橙出差明早才會回來,該怎麼辦?葉修望著天色發愁。

  「妹子,時候不早了,妳再不出來會對妳以後的各項申請有影響。妳這是子區,代表生前做了很多善事,我們對前三區的人會適當開放權限,有事好商量。」

  「我想找一個人。」

  「生辰八字呢?」找到突破口了,葉修趕緊變出幽靈名冊。

  「我……不記得了,好像在死前和誰換了壽命,他說我死後不會記得某個人的名字。」

  名字是一個人存在的證明。

  「我幫妳查查。」

  交換是微草,判決則由霸圖管轄。

  葉修召回一隻小幽靈分派任務:「你幫我到霸圖問問新傑這個妹子的生前。」

  小幽靈點點頭,憑空消失了。

  「就算我知道他的名字,我還是不記得他,也不愛他。」妹子又說了句話,倒是不哭了。

  葉修沉默了一會兒,正打算開口,小幽靈回來了。

  葉修接過那張字跡整齊的紙條,看了幾眼。

  「妳後悔妳交換的東西嗎?」

  「……不後悔。」

  「妳要找的人在癸區,因為生前犯了點小錯,要幫忙癸區的整理,今天是最後一天。既然妳不愛他了,為什麼不再愛一次?以前妳愛他,為什麼現在還要愛著以前的他?」

  妹子一愣,猛然坐起身,「你說得好有道理。」

  葉修默默撕下紙條上的名字,小幽靈轉交給她。

  「真是太謝謝你了,我會寫信要求幫你加薪的!」妹子丟下這句話,以光速朝著癸區的方向飄去。

  葉修:「……」

  好吧,至少他今天的工作完成了,而且這個月小幽靈們的零食有著落了。

  不過在他回去守墓前,還有一件事。

  「我說……你不是在陰區常駐嗎?怎麼跑回來了?」

  面對這位多愁善感,還生怕別人不知道,特地將想法寫在寫字板上的小幽靈,葉修表示很頭疼,每次被其他人看見寫字板上的字都是一次羞恥play。剛剛那句愛不愛他,就是葉修照著寫字板唸的,幸好妹子沒看見。

  小幽靈是回來跑申請資源的程序的,只差葉修的簽名而已。

  也就是說,小幽靈已經在每個行政人員的面前晃過一圈。葉修能預想到下次見面每個人的開場白了。

  把小幽靈打發走,葉修叼了根香菸糖壓壓驚。


《相處》

  「一個一個來,不許插隊啊!剛到的找發綠光的那隻領號碼牌,要註冊的在我面前排隊和藍光登記,申請外出的找黃光拿外出證,記得外出證要隨身攜帶,不然要被扣分的。」葉修指揮著面前的一票幽靈。

  今天是每月一次能申請出墓園的日子,加上原本就要註冊的幽靈,使得榮耀墓園的門口熱鬧許多。

  一隻大老爺模樣的幽靈在附近晃啊晃,他不是第一次來了,對於程序熟悉得很,只等葉修說一句開墓。他東張西望地觀察著每隻幽靈,表情突然變得驚奇,他晃到葉修面前,「老葉,後面那紅光的是幹什麼用?之前怎麼好像沒見過?」

  葉修轉頭一看,無比淡定的把紅光塞進自己的斗篷裡,「沒事,我把門口的結界撤了,你快回家探親吧。」

  大老爺很容易被轉移注意力,被葉修這麼一說,馬上忘了剛剛的問題,打過招呼就往門口飄去。

  葉修低頭看看那若隱若現的紅光,伸手打算將他往更裡面藏一些,面無表情的藍光飛了過來。

  「怎麼了?哪有問題?」

  藍光呵了一聲,一小段的繃帶被放在葉修手上,繃帶不長,另一端消失在空氣中。

  葉修明瞭地鬆開手,「小周來啦?」

  繃帶被收回去,慢慢浮現出一個人影。

  「嗯。」周澤楷對葉修笑了笑。

  「你來得有點不是時候,我現在走不開。」

  「沒關係,等你。」

 

  周葉兩人在一起的時候其實也沒什麼新奇的事情可做,因為兩個人都不死,所以有很長很長的時間去經歷各式各樣的生活。

  普通的牽牽小手、談談感悟都有過了,在漫長的年歲中做些以前不會做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

  說起來葉修是幽靈,一般人都碰不到他,奇怪的是就連其他幽靈都無法觸碰他,幾百年來都是如此,直到遇到周澤楷。

  身為守墓人的葉修太瞭解幽靈的限制了,這只能說明上一世他和周澤楷有不小的淵源。

  但這不是重點,他和周澤楷都沒有動用權限去觀看前世的想法,重點是,周澤楷現在要換繃帶了。

  是的,換繃帶。

  木乃伊的繃帶有一種類似耐久度的東西,用於讓他們顯形。畢竟即使屍骨被保存,容貌也不復以往,繃帶能讓他們停留在想停留的年紀。

  周澤楷問過葉修,如果繃帶不再有作用,葉修會不會害怕。

  葉修想了大概幾秒鐘,和平時一樣笑說:「第一次見面的話會有點毛骨悚然吧,可是現在不會,因為我知道那是你啊。」

 

  和葉修相同,周澤楷也有別於其他的木乃伊。當繃帶離開身體的時候,木乃伊會呈現出一個霧的形狀,可是周澤楷卻連一個形都沒有,整個人就像消失了。

  他們第一千不知道多少次,面對面坐在葉修的小屋裡,研究「如何在剝離繃帶時能讓葉修繼續看見周澤楷」。

  張新傑圍觀過一次這個研究,不過沒幾分鐘就走了,因為太沒效率了,這兩人只是為情趣找了個藉口。

  葉修握住纏在周澤楷手腕上的繃帶末端,將繃帶抽離又貼合,只見周澤楷一會兒消失一會兒出現的,周澤楷也隨他玩。

  「我們也研究不少時間了,還有什麼方法沒試過嗎?」

  周澤楷開始思索。

  他們試過讓葉修抱著周澤楷再抽離繃帶,也試過周澤楷握著小幽靈,再由小幽靈抽離,還試過把兩個人綑在一起抽離,但是周澤楷依舊消失了,而且徹底到那個位置都摸不到人。

  還有呢?

  葉修突然搭上周澤楷的肩,「小周,我想到一個辦法,試試?」

  周澤楷還沒說話,葉修的臉已經近在咫尺。

  葉修隔著繃帶在親他。很單純的貼著。

  周澤楷眨了眨眼,滿眼都是笑意,前輩好少主動。是因為有繃帶嗎?

  葉修一手抽掉繃帶,這次周澤楷沒有消失。

  「嘿,成功了。」葉修很自然地退開。

  周澤楷握住葉修的手,兩人對視了一陣子,葉修壞心地逗他,「現在可以看到也可以摸到了,小周想幹什麼?」

  周澤楷很鎮定,「前輩想幹什麼?」

  「問你呢。」

  周澤楷沒回答,他看見葉修身後的紅光掏出寫字板開始寫字了。

  小幽靈寫得很快,在葉修催促之前飛到了兩人面前,舉起寫字板給周澤楷看。

  我似乎都沒有認真跟你說過一次,我好喜歡你。

  葉修眼疾手快摀住了周澤楷的眼睛,卻還是讓周澤楷看見葉修難得的臉紅。

  「咳、外頭的陽光照進來了,我記得你們要迴避的吧,我們來換個位置。」

  周澤楷拉下葉修的手,親了親他的手心,「嗯。」

 

  我也好喜歡你。

评论
热度 ( 23 )

© 从骨 | Powered by LOFTER